在盒子里,被高強H下藥,被陌生人瘋狂蹂躪,高潮迭起

?創業故事 ????|???? ?2022-03-13 17:00

杜推門而入,附在趙啟慶耳邊,低聲說:“趙總,天京集團的魏府回電,說大會出了題目,府里很生氣。”

趙啟慶冷冷地看著臺下的人:“天京集團說,我們的公約顯示的是標題,就算我查出誰的臺階顯示的是標題,也會直接開除我。”

當杜把功夫從大會上拿下來的時候,趙啟晴還在等她。出來的時候,趙啟慶一邊按喇叭,一邊招手:“這邊走。”

打開副駕駛的車門后,杜迅速坐了進去,低頭整改文件:“趙總,我還是把所有文件都看了,沒有任何問題。”

“沒事的。當我到了另一家公司時,我會意識到這只是因為。”趙啟慶雖然壓著我的心思,卻不得不直面此刻的困難,從未停止過這次合作。

當頭發比傅還干一半的時候,趙啟慶意識到我的動作不適合這時的身份地位,趕緊閃避兩步:“不合理,我只是覺得你的頭發太濕了。”

搖著頭拋開那些不切實際的方法,趙啟慶說出了此行的手段:“傅老師,有傳言說我們的大會出了問題,我是來處理的。”

“這沒有意義。大會的展覽題目是我們公司的錯。被篡改的公約仍然帶給我們。不知如何消除這個缺點?”趙啟晴看著傅問道。

“我不挑食。傳言很多人想進天京集團工作,甚至是因為天京食堂好吃。”趙啟慶看似戲言,實質重要。

按照魏父指定的目標,趙啟慶到達了洗手間。還沒等他進去,就聽到杜的聲音:“好的,老板,我會記住的。”

趙啟慶說這話的功夫,余光看了一眼拿著記錄的杜。正在做筆記的杜此刻很辛苦,她的筆握得很緊。

和天京集團的合作是趙啟慶商量好的,沒機會工作,果不其然,她差一點就成了。這一刻,老百姓都很佩服她。

就在這時,杜從內線打來電話:“天京集團特別助理,說有個工作要跟你策劃,我還是發到你手機上。”

收拾好自己的情結,趙啟晴去了杜的住處,看了一些熟悉的街道,才開始創作。這不就是秦方之前約她去的那個咖啡廳嗎?難怪這個地方如此熟悉。

“趙總,我們來談談公司里的工作大會。我今天是來計劃派對時間的。”傅直接談到了此行的意義。

服務員拿出沏好的咖啡和茶,抱歉的說:“不好意思,店里的咖啡和茶機顯示出了一點問題,老師在你桌前拿來的咖啡和茶豆剛剛好。”